出自北门,忧心殷殷。终窭且贫,莫知我艰。
已焉哉!天实为之,谓之何哉!

王事适我,政事一埤益我。
我入自外,室人交徧谪我。
已焉哉!天实为之,谓之何哉!

王事敦我,政事一埤遗我。
我入自外,室人交徧摧我。
已焉哉!天实为之,谓之何哉!

【注释】:

窭:音巨,艰窘
一:都。埤:音皮,加给
⑴:即“忧心忡忡”,殷殷,多、盛的样子。
⑵:终:王引之《经义述闻》引王念孙说:"终,犹既也。"窭(jù巨):贫寒,艰窘。《尔雅》”窭,贫也。“《集传》“贫而无以为礼也。”,意即财政拮据、窘困。
⑶:已焉哉:感叹词。算了吧。谓:犹奈也,即奈何不得之意。
⑷:王、事:周王的事。适:之。适我::之我。政事:日常行政事务、公事、公家的事。一,都、一并、完全。埤(pí皮)益:增加、堆积。
⑸:室人交徧讁我:室人,家里人。徧:同遍。交徧,交替、轮流,每个人都来一次。讁,读音(zhé哲),谴责、埋怨、数落。
⑹:敦:投掷。埤遗:犹"埤益"。遗,交给、加给。
⑺:摧:挫也,讥刺、挤兑、讽刺。《笺》:“摧者刺讥之言。”
【译文】

我从北门出城去,
心中烦闷多忧伤。
既受困窘又贫寒,
没人知我艰难样。
算了吧,
都是老天安排定,
我有什么办法想!
王家差事派给我,
衙门公务也增加。
我从外面回到家,
家人纷纷将我骂。
算了吧,
都是老天安排定,
我有什么好办法!
王家差事逼迫我,
衙门公务也派齐。
我从外面回家里,
家人纷纷将我讥。
算了吧,
都是老天安排定,
我有什么好主意!

【译文2】

我从北门出 ,忧心深重重。生活贫且窘,无人知我辛。唉,老天此安排,让人怎么说!

王爷差遣重,公府事更多。忙完家中去,家人多斥呵。唉,老天此安排,让人怎么说!

王事做不完,府上差役重。做完家中去,家人斥责多。唉,老天此安排,让人怎么说!


【赏析】

本诗描写一个公务繁忙的小官吏,内外交困,事务繁重,还遭受家人的责难,表现出无可奈何的哀伤和忧虑,只好归 于天命。而这一切,都在出北门这一行程中产生的联想,或正其门之风带来的凉意。所谓气之动物,而之感人,凄凉之 意,侵人心脾,萌发了感触,仿佛让我们看到一个瑟缩人物正在眼前走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