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丝长,春雨细,花外漏声迢递。

惊塞雁,起城乌,画屏金鹧鸪。

香雾薄,透帘幕,惆怅谢家池阁。

红烛背,绣帘垂,梦长君不知。


【注释】:

(一题温庭筠作)

1.迢:远.递:近.迢递:形容声音越来越远.

2.塞雁:别作"寒雁".塞:边塞.

3.寒乌:别作"城乌".寒乌,即乌鸦.

4.重幕:别作"帘幕".重:层层.

5.谢家:晋代才女谢道韫,善诗,因此后人以"谢家"泛指青年女子.

6.背:暗.红烛背:指灯烛燃尽.

7.绣帏:别作"绣帘".绣帏:绣花的帷幕。

此词一题温庭筠作。花间风格明显。若为李词,当属前期作品。

这是一首春闺词。

上片写春夜的环境。柳丝细长如情丝般柔长,霏微春雨润绿了柳丝,也滋润了女主人公春天的情怀。如此春夜难以入睡,偏又听到花外传来连绵不绝的更漏之声,渐行渐远,更显春夜寂静。漏声惊起了边塞的大雁,城中的寒鸦。实则惊动的,是闺房中相思的女子,大概也有身在边塞的,她思念的人。但是,塞雁,城乌可以惊飞,而画屏上金线绣的鹧鸪,却无法起飞,如同春闺中的女主人公,只能在闺房中思念情郎,却无法去见他。

下片写春思之人。薄薄的香雾,还是能透过重重层层的帘幕,正如女主人公那淡淡相思的惆怅,却能萦绕心头,挥之不去。红烛已经燃尽了,夜已过了大半。她垂下帘帷,想把漏声薄雾,以及如薄雾般难以排遣的相思,都挡在外面,不听也不看了。不料却依然相思入梦。只是她梦中的人,并不知道她的思念。

此词的特点,是动静结合,有画有声。柳丝,春花是视觉。雨声,漏声是听觉。视觉和听觉,共同构建了这个寂寞难眠的春夜。塞雁,城乌为动态,而绣屏上的金色鹧鸪,虽华丽,却是静态的,无法飞动。犹如独守空闺的女主人公。一动一静的反差,更衬托出了女子的寂寞惆怅和无可奈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