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藩驻皂盖,北渚临清河。

海右此亭古,济南名士多。

云山已发兴,玉佩仍当歌。

修竹不受暑,交流空涌波。

蕴真惬所遇,落日将如何?

贵贱惧物役,从公难重过!


济南名士多。(原注:时邑人蹇处士等在坐。)

海右:一作海内

清河:一作青荷,又作清荷

★这是天宝四载夏在济南历下亭(今名客亭)即席所赋。李北海即李邕,当时为北

海太守。★第二联被后人做成对联挂于亭中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鹤注】历下,在齐州,以有历山故得名。历山,即舜耕之山也。李北海即李邕。按:新旧史:邕,广陵人,开元二十三年为括州刺史,后历淄、滑二州刺史,天宝初为汲郡、北海二太守。五载,奸赃事发,又尝与刘勣马,勣下狱,吉温吏引邕,李林甫素忌邕,因傅以罪,诏祁顺之、罗希奭就郡杖杀之,乃六年正月辛巳。此诗当是天宝四年作。梁权道编在天宝十一年者,非是,时邕死已六年矣。【朱注】《旧唐书·地理志》:青州,属河南道,武德四年置青州总管府,天宝无年改为北海郡,乾元元年复为青州。于钦《齐乘》:历下亭,在府城驿邸内历山台上,面山背湖,实为胜绝。

东藩驻皂盖①,北渚凌清河②。海右此亭古③,济南名士多④。

(原注:时邑人蹇处士辈在坐。首叙李公至亭。皂盖,切太守。北渚,切北海。清河。切历下。海右句,见亭为胜迹。济南句,见宴有嘉宾。)

①赵曰:青州在京师之东,故称东藩。《上林赋》:“齐列为东藩。”曹冏《六代论》:“今之州牧郡守,古之方怕诸侯。”李属太守,故得称藩。《后汉书》:太守秩二千石,中二千石、二千石,皆皂盖、朱两轓。②陆机诗:“永叹遵北渚。”凌,历也。杜氏《通典》:东平、济南、淄川、北海界,中有水流人海,谓之清河,实菏泽、汶水合流,亦曰济河。③江淹《恨赋》:“巡海右以送日。”赵曰:海在东,州在西一,故云海右。④《旧唐书》:齐州,属河南道。贞观七年置齐州都督府,天宝元年改为临淄郡,五载改济南郡。《前汉·儒林传》:济南伏生传《尚书》,其时张生、欧阳生、林尊皆传其学,皆济南人也。此亦名士多之一证。李寻《灾异对》:“博延名士。”

云山已发兴①,玉佩仍当歌③。修竹不受暑③,交流空涌波④。

(次记宴亭景事。此段句腰各用虚字抑扬。【张綖注】修竹既不受暑则交流空自涌波。此十字句法。)

①曹毗文:“招仪凤于云山。”鲍照诗:“临歌不知调,发兴谁与欢。”②王容歌:“宝髻耀明珰,香罗鸣玉佩。”玉佩,指侑酒者。当歌,当筵而歌也。杨慎曰:此是对当之当,非合当之当,与魏武乐府“对酒当歌”不同。③阮籍诗:“修竹隐山阴。”江淹《竹赋》:“亦中暑而增肃。”④《东征赋》:“望河济之交流。”《三齐记》:历水出历祠下,众源竞发,与泺水同入鹊山湖。所谓交流也。魏文帝《浮淮赋》:“惊风泛,涌波骇。”

蕴真惬所遇①,落日将如何。贵贱俱物役②,从公难重过③。

末则陪宴而惜别也。蕴真,亭含真趣。物役,各役于事。落日,此席将散。重过,后会无期。此章三段、各四句。)

①谢灵运诗、“表灵物莫赏,蕴真谁为传。”江淹诗:“悠悠蕴真趣。”②师氏曰:“贵指李,贱自谓”。《杜臆》:“贵贱俱物役,可作醒世名言。”《易》:“贵贱位矣。”任昉《竟陵王行状》:“牵以物役。”③《诗》:“从公于迈。”

-----------仇兆鳌 《杜诗详注》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