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虏潜京县,官军拥贼壕。鼎鱼犹假息,穴蚁欲何逃。

帐殿罗玄冕,辕门照白袍。秦山当警跸,汉苑入旌旄。

路失羊肠险,云横雉尾高。五原空壁垒,八水散风涛。

今日看天意,游魂贷尔曹。乞降那更得,尚诈莫徒劳。

元帅归龙种,司空握豹韬。前军苏武节,左将吕虔刀。

兵气回飞鸟,威声没巨鳌。戈鋋开雪色,弓矢尚秋毫。

天步艰方尽,时和运更遭。谁云遗毒螫,已是沃腥臊。

睿想丹墀近,神行羽卫牢。花门腾绝漠,拓羯渡临洮。

此辈感恩至,羸俘何足操。锋先衣染血,骑突剑吹毛。

喜觉都城动,悲怜子女号。家家卖钗钏,只待献春醪。


【鹤注】考《唐史》至德二载八月丁卯,广平王俶为天下兵马元帅,郭子仪副之,此诗当作于九月。

胡骑潜京县①,官军拥贼壕。鼎鱼犹假息②,穴蚁欲何逃③。

(首言军临贼境,势在必克。)

①《木兰诗》:“但见胡骑鸣啾啾。”梁元帝诗:“拥旄去京县。”《唐书》:至德二载闰八月,贼寇凤翔。崔光远行军司马王伯伦等,率众捍贼,乘胜攻中渭桥,追击至苑门,贼大军屯武功,烧营而去。九月丁亥,广平王将朔方等军,及回纥西域之众十五万,发凤翔。壬寅,至长安城西,与贼将安守忠等战于香积寺之北、沣水之东,贼大败,斩首六万。贼帅张通儒弃京城,走陕郡。癸卯,大军入京师。甲辰,捷书至凤翔。②《南史》:丘迟《与陈伯之书》:“将军鱼游于沸鼎之中。”《后汉·谢夷吾传》:“游魂假息,非刑所加。”③《异苑》:晋太元中,桓谦见有人皆长寸余,悉被铠持槊,乘具装马,从埳中出,缘几登灶。蒋山道士来应子,令作沸汤,浇所入处,因掘之,有斛许大蚁,死在穴中。《史记》:郑桓公曰:“王室多故,予安逃死乎?”

帐殿罗玄冕①,辕门照白袍②。秦山当警跸③,汉苑入旌旄。路失羊肠险④,云横雉尾高⑤。五原空壁垒⑥,八水散风涛⑦。今日看天意⑧,游魂贷尔曹⑨。乞降那更得⑩,尚诈莫徒劳(11)。

(此言銮舆渐逼长安。玄冕,公卿服。白袍,回纥衣。秦山汉苑,京师在望矣。路失险,言中途无阻。雉尾高,言仪仗甚整。空壁散涛,谓贼从将灭,乞降无及矣。)

①庾肩吾《曲水联句》:“回川入帐殿。”《旧唐书》:武德令侍臣服有衮冕、毳冕、毳冕、绣冕、玄冕。②《周礼》:“以车辕为门。”《赵国策》:张孟谈,遇智过辕门之外。胡夏客曰:《留花门》诗云“百里见积雪”,知回纥军皆白衣也。《梁书》:陈庆之所统之兵,悉着白袍,所向披靡。③《前汉书》:出称警,入称跸。④《汉志》:上党壶关县有羊肠坂。《汉氏春秋》:太行羊肠,其山盘行如羊肠。魏武《苦寒行》:“羊肠险诘曲,车轮为之摧。”⑤《唐书》:天子举动必以扇,大驾卤簿,有雉尾障扇、小团雉尾扇、方雉尾扇、小雉尾扇之属。⑥《长安志》:长安、万年二县之上,有毕原、白鹿原、少陵原、高阳原、细柳原,谓之五原。汉单于款五原塞。曹植赋:“步壁垒之常制。”⑦《关中记》:泾、渭、滻、灞、涝、滈、沣、潏,为关内八水。⑧前汉王嘉曰:“民心悦而天意得。”⑨《世说》:苻坚游魂近境。⑩《灵帝纪》:赤眉遣刘恭乞降。(11)【朱注】贼急则乞降,缓则尚诈,今皆无用矣。

元帅归龙种①,司空握豹韬②。前军苏武节③,左将吕虔刀④。兵气回飞鸟⑤,威声没巨鳌⑥。戈鋋开雪色⑦,弓矢向秋毫⑧。天步艰方尽⑨,时和运更遭⑩。谁云遗毒螫(11),已是沃腥臊(12)。

(此言诸将协力征讨。元帅,谓广平王。司徒,谓郭子仪。前军,谓李嗣业。左将,谓仆固怀恩。兵气二句,言军势之振。戈鋋二句,言军器之利。毒螫腥臊,指贼党。)

①《唐书》:二载九月以广平王俶为天下兵马元帅,郭子仪副之。先是子仪进位司空。晋刘琨表:“晋文以郤縠为元帅,而定霸功。”②《小学绀珠》:“文、武、龙、虎、豹、犬,为六韬。”《后汉书注》:“霸典文论,文师武论,龙韬主将,虎韬偏裨,豹韬校尉,犬韬司马。”③《唐书》:李嗣业统前军,陈于香积寺北,收长安。胡夏客曰:嗣业所将,皆蕃夷四镇,故以苏武之典属国为比。《晋书》:苏峻平,王导令取故节。陶侃曰:“苏武节似不如是。”④《通鉴》:香积之战,贼伏精骑,欲击官军,朔方左厢兵马使仆固怀恩,就击之,剪灭殆尽。《晋书》:徐州刺史吕虔,檄王祥为司马。初虔有佩刀,工相之以为必三公可服,虔乃与祥。⑤《邹阳传》:“上覆飞鸟,下不见伏兔。”⑥《文心雕龙》:“震雷始于曜电,出师先乎威声。”《列子》:“巨鳌戴山。”赵曰:巨鳌,屭贔之物。⑦《东都赋》:“戈鋋彗云。”鋋,小矛也。⑧《诗》:“弓矢斯张。”向秋毫,言虽微必中。《慎子》:“离朱之明,察秋毫之末。”⑨《诗》:“天步艰难。”⑩《左传》:“时和年丰。”《文选》:“遭遇嘉运。”(11)《西京赋》:“荡亡秦之毒螫。”(12)腥臊,别见。沃,以荡涤其秽也。

睿想丹墀近①,神行羽卫牢②,花门腾绝漠③,拓羯渡临洮④。此辈感恩至⑤,羸俘何足操。锋先衣染血,骑突剑吹毛⑥。喜觉都城动⑦,悲怜子女号。家家卖钗钏.只待献香醪⑧。

(末言远人同助,益知旧都旋复矣。睿想,指肃宗。神行,谓六军。花门,指回纥。拓羯,指安西。彼既感恩思奋,则残俘不足执矣。锋先骑突,见其勇决,悲喜兼至,预想人情如是耳。此章四句起,下三段各十二句。)

①《汉书·元后传》注:尚书省中,以丹漆涂地,曰丹墀。《西京赋》:“青琐丹墀。”②温子升诗:“神行扬翠旗,天临肃清警。”江淹诗:“羽卫荡流景。”③孔稚珪诗:“横行绝漠表。”④胡夏客曰:《封常清传》:禄山先锋至东京,使骁骑与羯逆战,时常清以北庭都护入朝,命讨禄山,故有拓羯之兵,此诗所云,盖指北庭之归义者。《唐·西域传》:安西者,即康居小君长罽王故地,募勇健者为拓羯,犹中国言战士也。《唐书》:洮州临洮郡,属陇右道。⑤《通鉴》:是年二月,安西、北庭及拔汗那、大食诸国兵,至凉鄯。⑥《晁错传》:“轻车突骑。”师古曰:“言骁锐可用冲敌人也。”【旧注】《吴越春秋》:干将之剑,能决吹毛游尘。考本书无此语。⑦谷永《与段会宗书》:“优游都城,而取卿相。”⑧《董卓传》:“吕布杀卓,长安士女卖其珠玉衣装,市酒肉相庆者,填满街肆。”顺炎武曰:《南史·庾杲之传》:杲之尝兼主客郎,对魏使。魏使问杲之曰:“百姓那得家家题名帖卖宅?”答曰:“朝廷既欲扫荡京雒,克复神州,所以家家卖宅耳。”王嗣奭曰:此诗二十韵,字字犀利,句句雄壮,真是笔扫千军者。中间如“今日看天意”、“此辈感恩至”两联,排律中不用骈耦,更觉精神顿起。而锋先骑突,句法倒装,尤为警露。

-----------仇兆鳌 《杜诗详注》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