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那旧日的伤痛平复了,
呓语吞噬不了我心房。
我用德黑兰的蓝色花朵
在茶馆医治心灵创伤:

一位膀大腰圆的老板,
想叫俄国人把茶馆赞美,
不斟烈性伏特加和葡萄酒,
而是款待我们红茶一杯。

款待吧,主人,但别太殷勤,
你花园里有不少玫瑰在争春。
她们轻撩起身上的黑披纱,
不是无故朝我顾盼传情。

我们俄国对春天般的姑娘,
不会像拴狗似的拴上铁链,
我们学接吻不必花金钱,
不争风斗殴和巧用短剑。

哦,这貌如朝霞的女郎,
为了她身姿的娉婷翩跹,
我要送给她霍拉桑①的披肩,
我要送给她设拉子②的地毯。

主人,把茶沏得更浓些,
我对你永不会口吐谎言。
如今我可以对自己负责,
替你负责我倒是很为难。

你对大门别盯得太紧,
花园里还有一个小门……
她们轻撩起身上的黑披纱,
不是无故朝我顾盼传情。
(1924年)

①波斯(今伊朗)东北部的城市。
②波斯(今伊朗)南部一城市,是著名诗人萨迪、哈菲兹的故乡。


顾蕴璞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