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露微寒,晓风薄冷,侵透朱户。

梦落收帘,添衣懒醒,雁已南飞渡。

蝉声寥落,蛩音促婉,正是别离难诉。

却红尘、谁将问起,只余尸骨突兀。


悲凉乱绪,怆然轻叹,囚困光阴牢墓。

古往今来,风流人物,化作坟间土。

彩章华笔,淡香文墨,遗落流失可数?

恰心闷、还听杜宇,碎啼苦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