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家兵马乘北风,鼓行而西破犬戎。尔随汉将出门去,
剪虏若草收奇功。君王按剑望边色,旄头已落胡天空。
匈奴系颈数应尽,明年应入蒲萄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