喂,你站在池边的蓬头的榕树,

你可会忘记了那小小的孩子,

就像那在你的枝上筑巢又离开了你的鸟儿似的孩子?

你不记得是他怎样坐在窗内,

诧异地望着你深入地下的纠缠的树根么?

妇人们常到池边,

汲了满罐的水去,

你的大黑影便在水面上摇动,

好像睡着的人挣扎着要醒来似的。

日光在微波上跳舞,

好像不停不息的小梭在织着金色的花毡。

两只鸭子挨着芦苇,

在芦苇影子上游来游去,

孩子静静地坐在那里想着。

他想做风,

吹过你的萧萧的枝杈;

想做你的影子,

在水面上,

随了日光而俱长;

想做一只鸟儿,

栖息在你的最高枝上;

还想做那两只鸭,

在芦苇与阴影中间游来游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