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个人都在很努力的展现自己

我怎么可以放弃

或许厌恶真的是没有道理

让自己发疯才算满意

真的没有猜到故事的结局

那些逝去的梦也难忆起

世上所有的攀比

或许是为了宽饶自己

失落和绝望如潮水般无休止

得意和自豪似辰星般难企及

若泪水可以将所有屈辱都抹去

那倔强的眼神还有什么意义

若哭泣可以将所有悲伤都平息

那咬破的嘴唇还有什么印记

若哀嚎可以将所有痛苦都忘记

那攥紧的拳头还有什么道理

这些零碎却暖心的话

就送给些许懦弱的自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