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了,奔放不羁的元素!

你碧蓝的波浪在我面前

最后一次地翻腾起伏,

你的高傲的美闪闪耀眼。

像是友人的哀伤的怨诉,

像是他分手时的声声召唤,

你忧郁的喧响,你的急呼,

最后一次在我耳边回旋。

我的心灵所向往的地方!

多少次在你的岸边漫步,

我独自静静地沉思,旁徨,

为夙愿难偿而满怀愁苦!

我多么爱你的余音缭绕,

那低沉的音调,深渊之声,

还有你黄昏时分的寂寥,

和你那变幻莫测的激情。

打鱼人的温顺的风帆,

全凭着你的意旨保护,

大胆地掠过你波涛的峰峦,

而当你怒气冲冲,难以制服,

就会沉没多少渔船。

呵,我怎能抛开不顾

你孤寂的岿然不动的海岸,

我满怀欣喜向你祝福:

愿我诗情的滚滚巨澜

穿越你的波峰浪谷!

你期待,你召唤——我却被束缚;

我心灵的挣扎也是枉然;

为那强烈的激情所迷惑,

我只得停留在你的岸边……

惋惜什么呢?如今哪儿是我

热烈向往、无牵无挂的道路?

在你的浩瀚中有一个处所

能使我沉睡的心灵复苏。

一面峭壁,一座光荣的坟茔……

在那儿,多少珍贵的思念

沉浸在无限凄凉的梦境;

拿破仑就是在那儿长眠。

他在那儿的苦难中安息。

紧跟他身后,另一个天才,

像滚滚雷霆,离我们飞驰而去,

我们思想的另一位主宰。

他长逝了,自由失声哭泣,

他给世界留下了自己的桂冠。

汹涌奔腾吧,掀起狂风暴雨:

大海呵,他生前曾把你礼赞!

你的形象在他身上体现,

他身上凝结着你的精神,

像你一样,磅礴、忧郁、深远,

像你一样,顽强而又坚韧。

大海啊,世界一片虚空……

现在你要把我引向何处?

人间到处都是相同的命运:

哪儿有幸福,哪儿就有人占有,

不是教育,就是暴君。

再见吧,大海!你的雄伟壮丽,

我将深深地铭记在心;

你那薄暮时分的絮语,

我将久久地,久久地聆听……

你的形象充满了我的心坎,

向着丛林和静谧的蛮荒,

我将带走你的岩石,你的港湾,

你的声浪,你的水影波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