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色的雾。雪的广野。
淡淡柠檬般的月色。
快乐的心还带点枯涩,
从往事里,我又想起些什么。

阶上的雪像流动的沙,
月光下,没有可说的话。
皮帽低低地压在额上,
我偷偷地离开了家。

当我又回到可爱的故乡,
谁还记起我,可能已把我遗忘?
我像被赶出自己房子的老人,
痛苦地久久默站在门旁。

我一声不吭,把新帽揉搓,
毛皮也不合我的心意。
我想起爷爷,想起奶奶,
想起铺满雪花的坟地。

不管你对生活有无兴趣,
大家都睡了,我们也正走向梦中,
所以,我才肯向人希求,
所以,我才愿热爱人们。

台阶上常卧着家犬的小房,
已从我的心中消逝,
我微笑着看见过它,
那大概是最后的一次。

蓝 曼译